道德观察 || 家丑

发布日期:2019-08-27 浏览:98
道德观察 ||  家丑
 
         俗话说,家丑不外扬。然而,在这个道德与良知无法确切定位甚至无从定位的经济社会里,有些家丑就其产生的本质和衍生的意义来说,能泼口的,未必算得上家丑外扬,也许是沉吟久闷于心的病痛或是狠心切除家庭毒瘤以病索医的患者之愿吧!
        欲扬家丑,必欲遮羞。不然,有些事,算不得家丑,更无需遮遮掩掩。正所谓“是丑遮不住,是富瞒不住”。既然说了就无颜可避,所以能示人以真面目才见真诚、才现道德人品。所谓的“家丑”,既然“扬“了,就索性“扬”它个底朝天——自私男女弃家族使命于不顾;高利贷诠释兄弟情;老大借钱给老三却向别人追债;生孬心兄弟被黑对簿公堂;窝里斗姊妹反目;作茧自缚荒唐人撤荒唐案;大道义家丑外扬讨心安。
        一九八七年,凡成考上安徽省泗县草沟高中,正好遇见长兄凡北甫宿州师专毕业到该校实习,教他数学。师生兄弟同室吃住,情比朝阳,蒸蒸日上,学如灌浆,莘莘苗秧。眼见着凡氏祖坟紫气升腾,眼见着家族门楣荣耀双辉。
         然而,一年后,凡北甫正式分配到该校任教,与同事姚岚句开始恋爱。当时学校里有四个单身男老师,别人都私下里打听到姚岚句的底细,知道她不是善类,都避而远之。可是凡北甫一时贪其美色,不听同事劝,孤注一掷,以肉身投狐狼了。姚岚句孤傲不能容人,从恶如流,打小就不知道“善”字怎么写。据说,她的母亲早年病逝时,作为失去母亲的小女孩却不知道伤心,丧母无泪。所以,这个狠心的女人在俘虏了凡北甫之后,把凡成剔出了他们的二人世界。由于一度失去了哥哥的关心与呵护,恼凶成怒的凡成在校园里公开辱骂哥嫂二人是狗男女,沉湎于私情,不顾家族未来。那时候的凡成不谙世事,如同失群的孤雁,不知道奋发读书以求自强,却为了和哥哥逞一时之强而走上了早恋之路。在兄弟俩的恋爱路途上,彼此互视为眼中钉,形同陌路,照面不喧。这些都是不足为外人道的“家丑”。
         高中毕业后,凡成兄弟俩都如愿地娶到了各自心爱的女人,彼此本应相安无事。可是,由于姚岚句婚后见到她的公婆竟当面不喊“爸妈”,被凡成斥责为不孝,碍于面子的樊北甫将姚岚句一顿毒打,当场把姚岚句的牙齿打掉一个。这更加深了姚岚句与凡成之间的仇恨。
         二零零零年,凡成开始到宿迁做生意,三年后,生意上小有斩获。樊北甫姚岚句此时也双双调到泗县三中任教多年。那一年的中秋节,凡成一家三口开车返乡与父母亲过团圆节,由于分别很多年,见面后,兄弟之间已经冰释前嫌,而姚岚句由于心生嫉妒,没有回去与家人团圆。就在中秋节的当晚,樊北甫坐着学校的公车在返校途中,由于司机是新手开翻了车,造成樊北甫腿骨骨折。事发后,家族人都迁怒于凡成,说是因为凡成中秋节晚上劝司机喝酒才酿成车祸的。凡成有口难辩。身为司机,他也有父母妻子。他不能够和家人团聚,陪着凡成家人过团圆节,作为东道主怎可不敬人以酒呢?况且凡成也只是出于尊重并没有强人所难。这就让人不明白了,都是成年人,自己的安全需要让别人来负责吗?更可笑的是,车翻了,司机没事而坐车的倒出事了,怨谁?”都怨我喽!”
        二十世纪八十时代,能拿到一张大学毕业证就是”人中龙鸟中凤”了,所作所为都被凡人视为楷模。岂不荒唐?更为荒唐的是就在樊北甫住院期间,姚岚句不但不照顾其夫,相反闹离婚,她以为樊北甫会残疾会影响到教书和个人形象了。她很现实很理直气壮很字正腔圆地向自己即将残疾的丈夫及时并很有远见性地提出了离婚。樊北甫错误地听从了父母亲的意见,忍了,拒绝离婚,再次包容了无知无德的姚岚句,一任其乱。当时,在所有人眼里,这对“人中龙鸟中凤”的所作所为都是理智的、都是明智的、都是凡人想不到也做不到的。岂不知危难时刻见真情,是个男人都断断不会维系这种假仁假义式的婚姻。女人贵的是品而不是色。
         二零零五年,由于到石家庄投资,凡成找到长兄樊北甫当面提出融资,后在姚岚句的再三纠缠下,凡成借得四万五现金并写下两分利息的高利贷借条。之后又发生了两次的借还过程。但,每次还款后,姚岚句都推脱说借据收迷了不好找,说是自家人不会要二次帐的。凡成夫妻俩信了。
        二零零八年,樊北甫在泗县城里购地自建楼房,需要用钱。姚岚句到宿迁上门讨帐。凡成当时正在投资迪妮针织厂,且不在家未能如数偿还。姚岚句提出结算利息,截止到07年1月17号利息6000,当时凡成家里只有6000元现金,见欠条左上角字迹。结完利息后,姚岚句要求弟媳张蕾重新补写了一张借据。就是这张借据,成了姚岚句二次敲诈张蕾的凭证。
        没成想,两年后,由于资金链断裂,凡成名下的老人头服装专卖店、中意商贸公司和广告公司、迪妮针织厂等经营状况出现赤字,动辄则亏,举步维艰。此时,凡成的妻子张蕾由于不堪重负,于2010年10月21号离家出走。凡成在厂里知情后一时羞愧难当,由于失去了精神支柱,也紧随其后糊里糊涂地丢下了所有烂摊子,孑然一身地离开了宿迁。就这样,凡成苦心经营了二十多年的家和十余年的事业轰然崩塌。
         二零一一年,就在凡成沦落深圳街头,辗转新疆戈壁滩之际。姚岚句背离樊北甫本人意愿,翻脸向公婆姐妹二弟等五家讨要与凡成之间发生的债务。姚岚句一哭二闹三上吊,闹得家族人人自危,鸡犬不得安宁,她扬言,“要好大家好,要死大家死”。当时落魄到新疆,穷困潦倒至极的凡成已无力还债,对于家族因他而遭到姚岚句发难更是鞭长莫及,爱莫能助。只身踌躇在胡杨林里的凡成只能仰天长叹,想他曾经业有所成,一时落魄到妻离财散一无所有的境地尚能坚强于世,而长兄樊北甫为何能容忍姚岚句为了区区八九万元的纸币向亲人抬手发难呢?何忍?何德?何能?人活一世,岂能只为口食!
         为了顾全大局,在凡成父母亲的主张下,大家勒紧裤腰带共同偿还姚岚句讨的“血债”!截止2016年,凡成父母亲作为农民此时已经年过七十且无经济来源的情况下,东拼西凑前后偿还姚岚句的债务一万二千多。六妹樊竟,当时工资两千多,除了偿还每月一千六百元的房贷外,每月打给樊北甫一千元,三年间共计偿还“债务”两万左右。二哥樊其甫交给长嫂姚岚句一万元现金,委托姚岚句对外放高利贷,最后全被长嫂没收,落个本利无回,共计还”债”一万多。二姐樊聪榕,通过樊北甫教导主任的权力在泗县三中承包学生大食堂多年,营业款被弟媳姚岚句先后强行截留,共计偿还“债务”五万八千多。长姐樊聪苓,当时两个女儿在读大学,经济状况极为窘迫,却被姚岚句狠心逼得一时精神失常,最终还是偿还“债务”一万多元。后来,樊北甫良心发现,陆续把钱退还了其长姐。
         2016年春节,凡成约姨弟莫丹凤结伴到老家过年。家里所有人都对凡成说:“与樊北甫姚岚句两家之间的经济债务已经彻底了结,姊妹几个的钱也不急需还了,大家都盼着老三能早日好起来,给大家争口气!”
        直到2019年春节,经过近十年的打拼,凡成自以为荣归故里,并对家里人说打算等到老家老房拆迁后重新为父母亲盖两层电梯别墅用来颐养天年,以尽人子孝道。五一侄女结婚,凡成再次回乡喝喜酒,一时喜形于色,竟然酒醉不知身归何处。酒尚未醒,便收到了心怀嫉妒的长嫂姚岚句向泗县法院起诉张蕾偿还四万五本金加上利息共计十六万八千多元债务的诉状!岂不可笑可气?!姚岚句对外的解释是凡成已经和张蕾离婚,借据在手不告白不告。可恼!这是“不告白不告”的事吗?这分明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听凡成的姐妹们说,她们当初还清樊北甫姚岚句”债务”后,要求姚岚句交出所谓的借据并写张清单时,姚岚句当场倒地嚎啕大哭,哭姐妹们拿她这位长嫂不当人并当面发誓不会再找任何人讨要第二次债。她们竟也信了。
        当凡成第一时间得知姚岚句失去道义起诉张蕾后,出于大度于当日晚通过微信和支付宝转款五万元整给合肥六妹樊竟,委托樊竟出面让姚岚句撤诉,希望把家事的丑儿扼杀在襁褓中。然而,姚岚句拒绝了樊竟兄妹的好意拒绝撤诉。凡成父母亲当时也在樊竟家中避暑,对姚岚句诉讼一事却充耳不闻。兄弟姐妹只能像电视上《新闻联播》那样说几句谴责的话而不能解决实际问题。面对诉讼,家庭内部和解就这样宣告失败。
        十天之后,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凡成把诉讼事件的前因后果如实地告知了他的两位年过七旬的老舅爷,求助他们出面和解。没成想弄巧成拙,招来家族成员迎头痛击,骂凡成家丑外扬,给哥嫂丢人了,给家族丢人了。父母亲对凡成更是恨之有加,竟然到了上海也不愿意登凡成的家门。在失去亲人理解和帮助的情况下,凡成伤痛欲绝,他想不通这个上百口人的大家族,四世同堂,竟没有一个明事理的人出来主持公道,大家都明哲保身,置身事外。真应了那句老话,“家无主掃把舞”!凡成心生怨恨,一时间丧失了理智,与家族决裂,公开辱骂亲人……,并与樊北甫姚岚句夫妇叫板,限期无条件撤诉,否则,他将向有关职能部门求助,引起一切后果,概不负责!
         突然与家族决裂,凡成的出格行为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第二天,也就是2019年8月9号的上午,姚岚句到泗县法院仓惶地撤诉了。没想到凡成这招以毒攻毒的伎俩竟能凑效。然而,姚岚句还是贼心不死,死不悔改,竟然在撤诉申请书上动起了手脚,她写到“由于被告人张蕾言行不端……,暂时撤诉”。试问,“被告言行不端”可以作为撤诉的理由吗?难道说你告了别人还要别人对你感恩戴德不成?没有道德底线的诉讼,不负责任的撤诉,岂不是”作茧自缚荒唐人撤荒唐案”?“暂时撤诉”又意欲何为?也就是说事情不会轻易结束,一切只是刚刚开始!
        姚岚句夫妇现在的经历状况是在北京购得百余平米房产一处,并利用她的同学关系通过拆迁补偿,在泗县城里谋得房产五套,在丁湖镇投资房产一套,私家轿车一辆,对外放高利贷数十余万元。夫妻俩身价不下千万。然而,人不知足,皇天不佑!
        在这个经济为先,笑贫不笑娼的社会风气下,因为一方破产,让另一方原形毕露,暴露出贪婪自私的豺狼本性,恃强凌弱,同根相煎的事例不胜枚举。这实在是有损民族家风,有辱道德斯文。何以为长?何以为师呢?靠读死书得来的文凭便冠冕堂皇地为人子授业解惑,岂不悲哉!这张诉而又撤的官司如同儿戏般的家丑,搁在古代尚且令人费思,何况是出自当代高级教师之手笔呢?这就是当前社会埋在经济账单之下的一副副难以示人的丑恶的教师嘴脸,予以彻底揭露,以警世人!以正学子!
        诉状背后的丑恶,令人作呕!令人心碎!令人胆寒!更令人对当前校园师风担忧!让人对当前世风汗颜!尽管罪魁祸首是钱,钱的社会作用不可忽视,但,庸人视钱如命,能者视钱如土。崇拜能者,更应感恩强者!感恩那些有所担待的债主!天下人大都是失败者,愿天下所有的失败者振臂齐呼——失败者不奢求得到任何原谅和宽恕!只希望看到那些被经济雾霾蒙蔽心智的”人龙鸟凤”能够擦亮双目,看明白红尘外一座座坟冢何以相连?坟冢之下所埋何物?不知连绵的坟冢间何时能刮起一缕清风!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返回列表